当前所在:首页 > 殡葬科技文化 > 行业风采
殡葬科技文化

我的妈妈是超人!“妈妈可勇敢了 她在杭州殡仪馆上班!”

来源:杭州网|发布时间:2019-12-06 10:32:34
分享到:

“妈妈说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漂漂亮亮的,但人死了之后会很难看,所以我妈妈的工作是帮他们化一个漂亮的妆,让他们和活着的时候一样好看,那么他们的家人看了就会开心,这就是我妈妈的职业——遗体化妆整容师。”幼儿园的教室里正在上一堂“说说爸爸或者妈妈职业”的课,6岁的睿睿大大方方地向同学们介绍妈妈的工作。

睿睿口中的妈妈名叫李晶晶,当初在孩子幼儿园入学时需要填写父母职业一栏,她犹豫再三,担心自己的职业会让睿睿遭受小伙伴的孤立,不忍心让他遇到自己遭遇过的白眼。

然而,每次有其他家长问睿睿:“你妈妈是干什么的呀?”小家伙都会自豪地说:“我妈妈可勇敢了,她在杭州殡仪馆上班!”

李晶晶没想到,自己曾难于启齿的职业,在孩子纯真的眼眸里,妈妈是穿着披风的女超人!

大学医美专业毕业

误打误撞进了殡仪馆工作

李晶晶33岁,老家绍兴,从小跟着父母在新疆长大。今年是她从事遗体化妆整容工作的第十个年头。

“你家姑娘真漂亮,以后可以做明星啊。”从小,晶晶就被邻居们夸赞。

晶晶大学的专业也和美有关,医学美容。那时的她想着,等毕业之后,她要在最大的整形医院里给爱美的姑娘们做做双眼皮、抽抽脂、隆隆胸,哪里不好整哪里,经过她的改造,塑造出一张张漂亮的脸蛋,一个个完美的身材……

然而毕业第二年,殡仪馆招聘礼仪接待,晶晶去报了名,并被录取了。

报到第一天,领导找她谈话:“化妆整容师人手不够,你学的是医学美容,要不试试?”

想到专业课上也学过解剖课,晶晶一口答应了。

带她的师傅有着十多年经验,走到存放遗体的冰库前和她说:“小姑娘,第一天进来的人熬不过五分钟,受不了的话就赶紧出去。”

一天下来,师傅化了20多个妆,有因为车祸身体部位残缺的,有溺水泡得肿胀的,有眼睛和口腔张大类似传说中“死不瞑目的”……一结束,师傅没来得及换衣服,感觉从鼻子到口腔、肺部都是腐烂的尸臭味,跑出去吐了个精光,回头看着若无其事的晶晶,师傅苦笑着说:“你天生就是干这块的料!”

“你这么漂亮的姑娘

怎么会做这个工作?”

“每天接触死者你不怕吗?”

看着外表娇柔、个性温和的晶晶,很多人无法把她和职业联系在一起。

十年来,她被问得最多的就是:“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会做这个工作?”“每天接触死者你不怕吗?”

李晶晶总是微笑着答:“没什么好怕的!”

但她明白,这些问题的背后,其实包含了很多人对殡葬工作的歧视和误解。

她不是没想过放弃,刚开始从事这份工作值夜班时,一个人守着偌大的遗体存放间,鼻腔里充斥着遗体散发出的气味,那情景比任何一部恐怖电影画面都要来得真实。那一刻,她恨不能立马回到家里,离开那个冷冰冰的地方,但是她坚持下来了。

如今,十年如一日,她把这份孤独的职业爱进了骨子里。同事至今不理解,每接到一位逝者,就算她不当班,晶晶也会出于职业习惯掀开布袋子看一眼,脑子里过一遍,这个重点化哪里?哪里残缺?需要用什么材料修补?

晶晶的同事们只要接到年轻的遗体都会留给晶晶,内心柔软的她会多花点心思在眉毛和唇线上,当从家属那里听说逝者爱美,她也会给这些年轻女性化个新娘妆,让逝者容光焕发。

印象最深的是一位20岁出头的小伙子掉到了搅拌机里被搅碎了,丧属拎着四个大水桶过来找到她,里面是夹杂着血水和沙子的身体部件和器官,问她能不能帮忙把儿子复原。

一块块头骨、四肢、心、肺……从天亮到天黑,就像人体拼图一般,晶晶一点点组合起来,缝合皮肤,一层又一层绑上纱布……做完后,丧属扑通一下跪倒在晶晶面前叫着“恩人”。

跟工作时的严谨相反,私下的她是个“贾玲”般的段子手,她会给枯燥的工作增添很多乐趣,接到一位老人遗体,她看完就说:“大爷,看您脸型这么帅,年轻时肯定被很多姑娘追吧,等我给您化完,您看看满不满意哈?”

平时大家在练习化妆时,她在手上试口红的颜色,一会就变身李佳琦:“买它买它,超级显肤色。我是口红一哥……”

“最后送他们一程到路口,我希望我的付出能让睡着的人看起来好像是在做梦,梦里不再有身体的病痛和内心的伤痛……”晶晶看来,这份特殊的职业虽然每天对着冰冷的尸体,彼此之间没有交流,但是她总觉得,每位逝者能通过她的化妆、整容服务,感受到她的专注和用心。

三年前离婚法庭上对方律师一句

“你这种职业怎么能抚养一个孩子?”

让她当场泪奔

虽然,十年如一日的坚守让晶晶深深地爱上了这份职业,每次完成高难度的挑战,也感到极大的庆幸和满足。

但让晶晶遗憾的是这两年,年轻人因为自杀被送来的越来越多,每次看着年轻的脸庞,晶晶就一声叹息:生命这么美好,有什么过不去非得走这条路?

在专业领域,她一直想有所提升,今年有殡葬专业的大学生分配进来,她会借来教科书看,也和他们交流课程,但她发现书上的知识还没有她实践中学到的多。

当然,工作的十年,不但让晶晶学会了独立、坚强和勇敢,也让她失去很多。

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少,那种莫名的疏远难免让她怅然若失。

好多朋友不能理解她为什么选择去跟逝者打交道,仅存的几个好友也经常劝她,“早点换工作吧!”“女生做这种工作真不合适!”“你还打算做到老吗?”她也只能报以无奈的微笑。

三年前,晶晶离婚了。

为了孩子的抚养权,法庭上,对方律师说:“你这种职业怎么能抚养一个孩子?”

晶晶当场泪奔:“你也是个文化人,我这种职业怎么了?”

为了避免给孩子更多的伤害,晶晶放弃了抚养权。

现在,晶晶每天和儿子视频。休息天的时候,她还带着儿子去看她工作的地方。没想到儿子一点都不害怕,还为妈妈的工作自豪。

她曾把儿子当成自己的软肋,可不成想,这个小小男子汉竟成了自己最坚强的护甲!

“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棒,从事了大多数女性不敢从事的工作!”这是晶晶对自己的评价。

“目前馆内一线技术性比较强的岗位,专业技术人才还是很需要的,招聘高水平人才也存在一定难度。”杭州殡仪馆负责人说,“社会上对我们这个行业多多少少还存在一些歧视和误解,其实我们殡葬人也和普通人一样有自己的喜怒哀乐、悲欢离合,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只有社会分工不同。我们期待得到公众的关注和理解,希望大家对殡葬职工能够‘高看一眼,厚爱三分’!”
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自媒体推介
关于协会政策法规业务服务社会公益会员中心网站导航

Copyright(C)2013 zgbzxh.org.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殡葬协会

协会地址: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7号 邮编:100053 电话:010-6353 9422 传真:010-6353 9422 邮箱:chinafuneral@yahoo.com chinafuneral@163.com

京ICP备13034255号     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37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