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所在:首页 > 殡葬科技文化 > 行业风采
殡葬科技文化

高温下的殡葬工作者——火化工和接运工

来源:百家号|发布时间:2018-08-29 13:41:55
分享到:

夏季,热浪一波波,此起彼伏,有条件的人都尽可能待在空调房里。但有这么一群人,他们每天在高温环境下作业。或因为工作特殊,挨着温度近1000℃的焚烧炉,却使用不了空调,工作服是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;或每天与接运车为伴,一天24小时值班,不管白天黑夜,不管刮风下雨,只要接到电话就要马上出车。

火化工

火化车间没有空调 靠风扇斗高温

8月9日,深圳室外烈日当空,室外温度高达35度。上午10点30分左右,小编来到了深圳市殡仪馆火化间,一靠近门,一股热气扑面而来。

“我可以进去吗?会不会打扰?”

“没事没事。不过,里面会比外面热哦,可以进来感受一下。”殡仪馆火化车间负责人张部长憨笑道。

此时正好有遗体送来。逝者家属在火化间的前厅和遗体进行最后的告别之后,火化工将其转移到火化炉活动炉板上,稍做整理后送入火化炉,立正,向遗体鞠了一个躬,然后按下启动键……

据张部长介绍,一般情况下,一具尸体火化约1个小时。期间,火化工基本不能离步,要随时关注燃烧情况,调整油量、风量和温度等。小编留意到,一位穿着干净齐整的年轻火化工小名(化名),弯着腰,手里握着一根长长的实心铁质操作杆,不时伸进炉膛调节燃烧,并时不时打开炉口小窗,俯身看火势是否合适。

小名打开炉口时,站在一米之外的小编立马感到一股灼人的热浪冲出来。小编留意到,虽然车间内空气很流通,壁扇也很努力地在转动,但小名早已满头大汗,前胸和后背也都湿透了。“火化炉里的温度850-1000°呢。”小名说。

不管气温有多高,火化工都得穿着衬衣长裤,齐齐整整以示尊重。尽管不多久衬衣便湿透,紧紧地黏在后背上。

“今天天不是特别热,里面的风扇也很给力,所以还好。还有更热的时候,如果业务量大,又赶上家属赶时间,可能连到休息室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。”小名说。

为什么不能在火化间的后场里设置空调呢?张部解释,遗体火化需要大量氧气才能保证充分的燃烧,火化间必须保持空气的流通。最热的时候,火化间温度能达到40℃以上,对于后场的火化工来说,汗流浃背是常态。就算是在休息时间,他们也不愿进旁边有空调的休息室。因为休息不了几分钟又要到炉前忙碌,一冷一热更不舒服。

火化车间不能安装空调 靠风扇在保证空气流通氧气充足时降温

遗体火化不但是体力活 也是技术活

出生于60年代张部长,一直从事殡葬行业,是资深火化工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对于这分职业,张部脸上依然挂着“我工作我自豪”六个字。他认为,这是一份非常神圣的工作,为逝者服务,能让他们安心、体面地走完最后一程,特别有使命感。特别是为家属奉上象牙白色的骨灰时,内心更是无比自豪。

张部长说,遗体火化,是个体力活,工作时间是每天从上午8点到下午4点,一个人要操作3-4台火花机,中国大部分地方的习俗是上午火化,所以上午10-13点是最忙的,5个小时几乎要连轴转。

同时,也是个技术活。让逝者体面地离开,并不是胆子大就能够做好,只有技术纯熟的火化师,才能视遗体骨骼大小、胖瘦程度、冰冻与否等情况调整油量、温度、时间,才能在减少污染气体排放的同时,为逝者家属奉上“洁白无杂质”的骨灰。

张部长说,技术过硬,熬得住高温,克服得了内心的恐惧,这还不是一个优秀的火化工,还要逃脱得了世俗的偏见,热爱这份职业。

张部长对自己从事的职业毫不避讳,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带他们到殡仪馆开展生命教育,也很自豪地跟孩子的班主任介绍自己的职业,“女儿小的时候很搞笑,受其他小朋友欺负了,就生气地说‘我叫我爸烧死你们’”。

接运工

最早接触遗体的殡葬工作人员

接运工是是最早接触遗体的殡葬工作人员。人死了,第一时间想到就是他们。几乎每一天,他们都要开着遗体接运车离开殡仪馆,奔赴一个又一个有生命消逝的地点。

无论尸体腐烂或者碎裂成什么样子,总得有人帮其回家,干干净净地上路。”常年与意外死亡者接触,他们说这是遗体接运工的职业使命。接运遗体中最困难的,莫过于接运高度腐败的尸体。

无论尸体腐烂或者碎裂成什么样子

总得有人帮其回家干干净净地上路

2015年4月5日,市殡仪馆接到报丧电话,有市民在横岗的一处风景区发现了一具遗体,由于近日天气炎热,遗体保存状况十分不好。接到这个消息,张师傅带着同事立即出发,按照报料人的指引,大家爬了两个小时才到达山顶。“当时,我们发现死者躺在下面的一块岩石上,遗体腐烂发臭,估计已死亡10天左右。”张师傅说到。

于是,他们戴上了专业手套穿上防护服,用包扎袋现场将遗体包扎好,酷热的天气伴随着腐烂的尸臭,再加上密不透风的防护服,让接运工们热得发晕。由于山路陡峭加上天色已晚,他们无法及时将遗体搬运回殡仪馆,只得先撤离。

没有路可走,身旁就是悬崖,部分山体坡度80度,稍不小心就会掉下山崖。我们只能拉起安全绳,小心行走。”张师傅说,当天中午气温高达30℃,每位搬运工的衣服都湿透了。

他们说,稍微宽阔路段可以4个人一起抬,有些路段实在太窄甚至没有路,就只能靠遗体接运工们用双肩将其背下山,每走10米山路就得换一个人,这样大家才能保存体力。直到当天下午2点半,10个筋疲力尽的人才将遗体运送回市殡仪馆,交给其他同事后,才得以整休片刻。

“陪伴逝者有尊严地走完最后一程是我们的职责,无论他们最后在哪里遇到不幸。”作为行业前辈,张师傅对此深有感触,深圳每年有不少死于交通事故、刑事案件、自杀、雷电等各类意外,只要一个电话,他们就得出发。据张师傅会议,曾有一名男童遭遇非常惨烈的车祸,身体都分成几段,大家按照标准的工作流程收回来,市殡仪馆的资深美容师经过一天多的缝合,让这个孩子恢复了大致面貌,尽可能地减轻了对丧属的冲击。

因为不了解

或许我们还对他们所做的工作有所“忌讳”

但是这样一群人

正在用自己的专业、对逝者的尊重

赢得社会对他们的尊重。

我们应该为他们加油

理解、尊重他们的职业
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自媒体推介
关于协会政策法规业务服务社会公益会员中心网站导航

Copyright(C)2013 zgbzxh.org.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殡葬协会

协会地址: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7号 邮编:100053 电话:010-6353 9422 传真:010-6353 9422 邮箱:chinafuneral@yahoo.com chinafuneral@163.com

京ICP备13034255号     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376